主页 > 常识生科 >翟神不宅,科技金童创业变形记

翟神不宅,科技金童创业变形记

所属栏目: 常识生科 时间:2020-07-31 浏览:722
翟神不宅,科技金童创业变形记

天才、孤鸟、Google 工程师、高龄创业家、柯文哲的免费顾问、鸿海的云端未来规划者。翟本乔是可以变成任何形状的变形虫,但他选择做没有别人能做的事情。

「智力测验二四○」、「Google 天才工程师」……,和沛科技总经理兼执行长翟本乔,似乎就是电影里,寡言内向、科技宅男的化身。但眼前身高一八○的他,却留着一头,宅男不可能拥有、足以拍洗髮精广告的飘逸长髮。

翟本乔二○一三年以四十七岁「高龄」创业,一四年十月获得鸿海集团入股四○%,是被科技界期待的云端公司。资本额七千五百万台币,主要做云端储存解决方案、管理系统和节能资料中心设计服务。包括中华电信和亚太电信等,都是和沛客户。

他也是高度参与社会的创业家。台湾企业家多选择当「政治不沾锅」,他却常上脸书畅议时政,声援洪仲丘事件。太阳花学运期间,力挺 PTT言论独立,被年轻网友封为「翟神」。

翟本乔,很不「宅」。他入世,活跃的很。「我是变形虫,可以变成任何形状,」他加重语气,「但我选择做没有别人能做的事情。」

就像最近,翟本乔被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延揽为市政顾问及网路科技组召集人,协助开放资料,开放城市,还有资讯局长遴选。

一度,他因科技专业,被拱出来接台北市资讯局长,逼着他跳出来否认,「我还要营运公司,我不一定要在那个位置才能帮他,当他的免费顾问就好。」

翟本乔,虽然智商高,却不是功课第一的乖乖牌。

翟本乔一九七四年成为跳级生、八三年保送台大数学系,是大学第一届保送生。他每次受邀演讲,总不忘自亏,台大数学系八学期,就补考了七次,博士班「寒窗苦读十年」才拿到学位。

「都在打工,念书是兼职,」翟本乔没开玩笑,他打工的实绩很耀眼。参与电脑交通号誌控制系统设计、核三厂人员辐射安全系统,这都是他大学的「业绩」。在纽约大学念博士班,标準普尔请顾问三个月写不出来的财务系统,他三週完成,让标準普尔免去赔偿百万美元的违约金。

四年前,正值台湾疯云端产业,台湾科技业从大厂到小厂,无不千方百计和云端挂钩。广达董事长林百里跨入云端伺服器代工,甚至喊出,「我不去红海、不去蓝海,我上云端。」

这一切,翟本乔看在眼里。

西天取经,志在中土

在美国 Google 七年,他躬逢其盛 Google 以独特的企业文化,在云端时代影响全世界。当年 Google 两百多个软体工程师,他是第一个硬体工程师,设计出省电伺服器,让云端时代领头羊 Google,一年省下一亿多美元。

比翟本乔大三届的 Google 台湾籍前辈工程师沈修平曾告诉他,「唐僧西天取经,志在中土。」

沈修平后来成功创软体公司 CloudMosa,他一席话让翟本乔了解,不是一个人看完 Google 经典,修行成佛就完毕,还得把经典运回中土,带来影响力。

他热血澎湃,想为在云端产业落后的台湾做点事。

「我很想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,如果继续留在美国过好日子,三十年后我一定会后悔,」翟本乔曾说。

当时,翟本乔有机会和时任台达电董事长的郑崇华聊想法。郑崇华当时不懂云端,但觉得有前途,应当要做。之后,翟本乔打电话给当时的台达电执行长海英俊,表达愿意协助。

两小时后,郑崇华亲自打电话,网罗翟本乔。

翟本乔为台达电做了云端业务的十年规划,也常参加产官学研讨会议,畅论什幺是云端。

「在会议中,他很敢说,很会用一般人懂的语言。他心中的云端产业,不是只有大家想像的伺服器代工,」常在会议上遇到翟本乔,华硕云端总经理吴汉章形容。

但对硬体起家的诸多台厂,云端依旧在摸索中前进。

两年后,郑崇华退休了,台达电业务调整,接班团队将发展重心回归本业,决定放弃成果仍不明朗的云端事业。

外界和台达电内部都猜,好强的翟本乔会不会拂袖而去?

「他一直期望能为台湾产业做出贡献,」翟本乔的哥哥、逢甲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翟本瑞透露。

翟本乔带着花三年心血架构的事业,出走创业。原部门里六十五个人,二十八人跟随他出走。

「四十七岁,算高龄吧?是我正式第一次创业,」翟本乔坦言。

创业,是让天才真正双脚落地苦行的开始。翟本乔独自担起募资工作,让员工安心开发技术。

过去一年,这位昔日科技金童拜访了六十家国内外创投,历经一百多场会谈。

「他老了很多,」一起从台达电出来,和沛处长庞景德看着翟本乔多次碰壁。

「这阵子,外头的人情冷暖让过去乐观的他,变得更务实,想的比较多,」庞景德不讳言。

鸿海不只带来「一桶金」

梦想需要资本支撑,即时的一桶金,来自在云端业务寻求突破的鸿海。

今年十月,鸿海集团旗下负责云端科技的鸿佰科技和鸿扬创投,入股和沛四○%,取得两席董事。

和沛内部对鸿海入股,有一番争辩。许多软体工程师,对鸿海的製造业文化避之唯恐不及。翟本乔分析优劣说服了大家。

「鸿海看到的价值,是我们团队能不断有新东西出来。未来鸿海和云端有关的规划,我们都会加入研究,」但对细节,翟本乔三缄其口,只强调未来和鸿海在云端业务上会紧密合作。

早年创立云端储存公司全球联迅的吴汉章,对鸿海入股和沛,持正面看法。后来併入华硕寻求突破的他坦言,「在台湾做软体,必须和有硬体的公司合作,才有机会大量验证使用者经验。」

「鸿海入股,让和沛能有使用者的出海口,也能站在比较高的角度,看鸿海云端业务的方向,」吴汉章观察。

有了「富爸爸」鸿海,加上和中华电信、亚太电信等核心业务企业储存的合作,翟本乔的担子总算轻了点。但他仍需要面对产品差异化的挑战。

过去一年,许多失眠的夜晚,痛苦、迷惘、冲突,冲击着翟本乔。

「有好多决定要下,」他坦承,「要将大家带到哪里?能为台湾产业带来什幺新做法、新方向?」期许,是一股庞大的压力,沉重地压上他的肩头。

他,最不想让自己失望。

一度,钱快烧完了,他问一起出来打拚的同仁,要不要继续?

「当时很多友商来挖角,但 Ben有一种特质,以他为中心的向心力很强,」庞景德说。

在内湖科技园区的办公室内,翟本乔的位子在角落,和员工座位混成一块,没有隔间。员工就在他身旁走来走去。接触过翟本乔的人会感觉,他没有神童的孤傲味,年轻员工有问题就找他讨论,对没架子的「翟神」有种崇拜和信任。

「他是技术怪咖和企业领导者之间的平衡,」和沛员工评价老闆。

以他的聪明,确实能像变形虫,扮演多重角色,独自解决问题。但他学会克制自己,跟团队一起达成目标。

像洪仲丘事件发生时,翟本乔手骨折在家。看到新闻,他立刻召集任务小组共同讨论,马上动手研发。两週后,就推出「蒐证云」,用行动电话拨打一支专线,就能录音并将音档存在云端,想删除证据也删不了。同时还申请美国专利。

「Ben 很 Googley。Google 工程师的文化,就是追求问题解决,互相信任,不会 drop the ball,」前台湾 Google 工程师、去年创立 Foundi 的郑依桓说。

複製自己 让员工变强

变形虫,是经过学习才找到目前的姿态。

翟本乔小时候比同龄小孩早熟。「我们一起长大,我看到他的挣扎。他小时候就看我的书,思想比较成熟,没有同龄玩伴,是一个孤独的人,」比翟本乔大六岁,翟本瑞剖析弟弟。

天才的孤独,让他变成无法合群的「孤鸟」。妈妈常故意呛翟本乔,「你有什幺了不起?」压制他的气燄。在外面和别人起冲突,回家第一件事先罚跪,自我反省。

「博士班老师告诫我,你一个人可以做五个人的事,但你没有办法带五个人的团队,」翟本乔反省。

在贝尔实验室、Google,优秀人才很多,他视野变广。创业,更让他明白,兵强马壮才能打仗。

「过去我看到目标,自己冲得非常快,后来我会想,怎幺带大家做到目标。这辈子如果只做一件事,我就自己做,但要做一万件事,不可能都自己来,」他加重语气,「我要先複製自己!」

Google 培养人才的方针正是,「如何複製你自己」。

「外界总是看到他的才华,没看到他的努力,」翟本瑞一路看着弟弟的成长。

翟本乔旺盛的求知慾,让他有能力当变形虫。高中联考完的暑假,同学们玩乐,他独自到台北工专旁的中央图书馆,顺着索书号顺序,借阅完馆内所有物理类、电子类书籍。

「一次只能借两本,我就站在柜子旁翻完,再继续借。旁边是光华商场,立刻买零件实作,」这是翟本乔练功的「那年夏天」。

好奇他创业,把「带给产业新方向」的沉重责任揽在身上,还跑去当市政顾问,不是自找苦吃?

「目标没设那幺大,永远不会做到那幺大,」翟本乔目光灼灼,因为未来只会一直来。

■世界变这幺快,别期待贵人帮你 —7 个你该具备的工作新习惯

■出走台湾不是唯一的选择:一个硅谷工程师的告白

■马云:30 岁跟别人干,40 岁为自己干,50 岁要给别人干!

■全球高阶经理人怎幺读新闻?还是靠「电子邮件」

■专访 Google 董事长施密特:早点失败,才会成功

※更多精彩报导,详见《天下杂誌网站》。

※ 本文由天下杂誌授权报导,未经同意禁止转载。


猜你喜欢,相关推荐

申博sunbet官方网站|热搜科技|热搜机器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