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无人电子 >自由人ê自由魂

自由人ê自由魂

所属栏目: 无人电子 时间:2020-08-01 浏览:507

史明欧里桑第一次见到我与士博的孩子时,给了澄澄一个评语,他说:

「这是一个自由款的孩子。(che-sichi̍t-êchū-iûêgín-á)」

自由人ê自由魂

看着超不安份,拼命动来动去、四处爬的澄澄,我心里想着欧里桑果然是有念过哲学的人,评论用词跟一般活泼、可爱、活骨(o̍ah-kut)真是有差。自由的孩子,听起来很开阔,也把出生不久的这位小妞形容得恰到好处。

后来想想,「自由」二个字,大概也是欧里桑一生追求的目标。「台湾民族主义」、「台湾人出头天」的背后都是由「自由人」的概念所支撑,这是在大正民主浪潮下,经过修身教育概念洗礼的欧里桑终其一生所做出对于「人」的实践。

而这也是我与欧里桑第一次见面时,真正的震撼所在。我的台湾意识发展不晚,但认识欧里桑却很迟,大概要到欧里桑在日本生病昏迷、返回台湾,才真正认识这位「老大人」。后来跟了口述史访谈,本来还以为像他这样一位终生致力于独立建国的长辈,会一直强调台湾认同。没想到史明欧里桑却说:「要先做一个好的人,再做一个好的台湾人」。

然而,这位把「人」放在「台湾人」以前的人,却就这样为了让大家可以「成为台湾人」的理念,奋斗一百年,奋斗一辈子。

欧里桑最为人所知的是他波澜壮阔的一生。光是认识日治时期台湾文化协会中的诸多同志,直接称他们为叔伯这件事,就不知道让我们这些台湾文学研究生有多幺神往,更别说他弃医前往早稻田大学学习,后来又前往中国、成为共产党的情报人员、游击队,亲眼见到土改的惨况。从中国逃回台湾,又从台湾逃到日本。欧里桑的经历,很少人能不瞠目结舌的吧?但是史明说起来却总是语气平常,甚至不将这些经历作为谈资。

每当有年轻人拜访新庄的时候,他总是问起对方的科系,然后先拿出《西方哲学序说》希望年轻人能好好读书。众人仰慕欧里桑的独立建国理念和实践而去拜访,但最后都被勉励要好好读(哲学)书,其实每次见到这个情景,我内心都觉得好笑和有趣。当这年头「天然独」好像逐渐成为一个先验条件之时,史明反而说读书、成为一个「好的人」比成为「台湾人」还重要!

如何成为一个「好的人」?我想这个问题在欧里桑的心目中是一个哲学问题,也是和台湾如何独立这个理念是彼此连动的。欧里桑虽然说革命需要理念、立场,但他始终不把革命理想化、虚无化;欧里桑一直清楚:革命和经济、现实生活是一体之两面,更是大众每天都在面对的课题,所以他也很少以共同情感作为号召,反而是从实际的层面谈台湾人如何形成。哲学当中关于封建体制的辩证以及革命的观点,支撑了史明建构台湾民族主义的理论基础。但是,我还是要再一次地强调:

哲学中对于「人」的讨论,才更是影响欧里桑一辈子的核心。

作为一个人,欧里桑总是很温暖的对待每次见面的对象,更尽所可能的记起对方的生活现况,记住每一个人,素朴地贯彻自我的理想。我觉得他可以说一辈子都在实践「自由人」的哲学概念。因为渴望自由,所以希望台湾有朝一日能摆脱殖民枷锁;因为理解自由,所以认为人应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自由人ê自由魂

「自由款」不是一个形容词,是一个祝福与期待。谢谢欧里桑,能跟您认识交陪是我的荣幸,如今您也是一个自由的人了,期待有朝一日再听您开讲,听你那一句我们最熟悉的开头:

「伫这个情形下(tītsitêtsîng-hînghā)……」


猜你喜欢,相关推荐

申博sunbet官方网站|热搜科技|热搜机器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